电脑版

连收7张罚单、6名董监高被点名 这家A股公司怎么了?

时间:2020-05-21 17:42    来源:金融界

2019年11月,长城动漫公布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近日,四川证监局一次性披露7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由于虚增净利润、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长城动漫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40万元罚款,实控人赵锐勇及涉及负责人共6人均被处以警告,并处3-30万元罚款不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市场对“90后财务总监”的成功经历津津乐道之时,此次长城动漫的处罚人员中也有一位90后的财务总监。公开信息显示,沈伟出生于1990年4月,2017年8月起担任长城动漫财务总监。在此次长城动漫的违规中,四川证监局其给予警告并处3万元罚款。2019年4月,沈伟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

长城动漫40万罚单落地

与其他经年累月的调查相比,长城动漫此次处罚来得可算干净利落。

2019年11月,长城动漫公布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彼时,长城动漫公告称,因公司及相关个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公司及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和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进行调查。

日前,四川证监局一次性挂出7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长城动漫及实控人赵锐勇、时任总经理、财务总监等人进行处罚。

具体来看,长城动漫此次涉及三大“罪状”:

一是在2017年半年报、年报中虚增净利润。2017年,长城动漫子公司北京新娱、上海天瑞分别存在多笔账务处理问题,部分贸易往来不具有商业实质,在少记营业费用、虚增营业收入之下,长城动漫在2019年年报中虚增利润1083万元,约占当期披露净利润的8.5%。

二是未能按规定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2018年11月-2019年7月,长城动漫多次发生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情况。截至2019年4月5日,长城动漫逾期债务累计金额达1.098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3%。期间,长城动漫多次出现未披露或未及时披露、披露差错等问题。

三是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仲裁。截至2019年3月7日,长城动漫共发生3起诉讼(仲裁),累计金额达到5761万元,占2017年末经审计净资产比例约为11.93%。2019年3月11日,长城动漫又因款项纠纷引发1起诉讼(仲裁)。迟至2019年4月20日,长城动漫才对上述4起案件予以首次披露。

基于以上三点问题,四川证监局对长城动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不过,虽然该行政处罚在5月15日作出、5月19日公示,截至发稿,长城动漫仍未就这一处罚进行信息披露。

90后财务总监也遭罚

在处罚公司之外,“聚众”操作的人员也难逃制裁。此次,四川证监局共对6名相关人员开出罚单,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长城动漫董事长、实控人赵锐勇。

四川证监局指出,赵锐勇作为长城动漫董事长,对长城动漫虚增净利润、未按规定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等事项未勤勉尽责,且在2017年半年报、2017年年报上签字。赵锐勇对信息披露事项负有主要责任,属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对其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

事实上,由于“长城系”上市公司出现大量债务纠纷,赵锐勇及其子赵非凡早已诉讼缠身。2019年以来,赵锐勇、赵非凡父子就多次因股权质押、借款、担保等被监管问询,股权也被大面积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目前,赵锐勇本人名下已有10条被执行信息。此外,2019年12月,赵氏父子还曾被杭州中级人民法院以1307.69万元高价悬赏征集财产线索。

除了实控人之外,北京新娱总经理和财务总监、长城动漫前后两名总经理和财务总监均被四川证监局处以警告,并处3-20万元的罚款。

其中,长城动漫总经理余连明“喊冤”称,其在2018年12月任职总经理。上任以来,其积极向多方了解公司情况,主动向监管机构汇报工作,出席所有董事会、股东大会和其他会议。但其对于公司的相关情况并未有时任董秘清楚,认为处罚不公允,应予免责。不过,其陈述申辩理由未能得到监管认可。2019年12月,余连明向长城动漫董事会递交辞呈。

另外,近期业内曾多次热炒“90后财务总监”的成功经历。值得关注的是,此次长城动漫遭罚的也有一位90后的财务总监。公开信息显示,沈伟出生于1990年4月,在2014年8月即担任长城影视(维权)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财务经理,2017年起任天目药业(维权)总经理助理。2017年8月,长城动漫聘请沈伟担任财务总监,并在后续任职常务副总经理。

在此次长城动漫的违规中,四川证监局指出,沈伟对2017年长城动漫虚增净利润未勤勉尽责,且在2017年年报上签字,对该事项负有主要责任,属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对沈伟给予警告,并处3万元罚款。2019年4月,沈伟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

长城动漫面临披星戴帽

在实控人、时任高管连续被罚之下,长城动漫自身的危机也不容忽视。

受疫情影响,部分A股上市公司陆续披露2019年年报延期的公告,长城动漫也是其中一家。4月30日,长城动漫披露2019年未经审计的主要经营业绩情况,当期实现营收4191.29万元,同比下滑44.08%;归母净利润为-3.66亿元,与上年相比亏幅有所收窄。

由于预计实现连续两年连续亏损,且期末净资产为负,自5月起,长城动漫开始披露股票可能触及被实施特别处理的提示性公告。如正式审计后出现连续两年净利润负值、2019年净资产负值的情况,长城动漫在2019年年报披露后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长城动漫此前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中,其高额亏损的主要原因系进行大量商誉计提。彼时,长城动漫称,因游戏行业下滑,游戏板块经营遇到困难,未完成预计营收和利润,导致亏损。同时,游戏板块子公司商誉减值计提数值较大,将根据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确认商誉减值数值。

对此,深交所要求长城动漫对商誉相关事项进行说明。在回复中,长城动漫介绍,其涉及商誉减值的共有4个资产组,其中涉及商誉的三家公司计划全额计提商誉减值,仅有一家需参照评估机构结果确认是否计提,具体减值金额以2019年年报披露数据为准。

作为长城系上市公司的三驾马车之一,长城动漫是2014年7月长城集团入主四川圣达的结果。在完成借壳上市后,长城动漫大肆收购多家动漫游戏子公司,包括此次预计大额计提商誉的北京新娱、上海天芮等公司,且均系高溢价收购,巨额的商誉埋下祸患。叠加长城集团和实控人资金紧张、股权质押等问题,长城动漫的管理也逐步走向混乱。

今年1月,长城系上市公司同期宣布,长城集团及赵锐勇、赵非凡与怀远集团、信隆租赁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后两者通过增资扩股或债务重组方式达到拥有长城集团51%股权,如交易获审通过最终成行,公司实控人将发生变更。

对于这一实控权变更的重大消息,长城动漫在近期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表示,因受到蔓延全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方均存在延迟复工情况,该事项仍在推进过程中。长城集团亦在多方位寻找具有投资实力的战略投资人,目前正在多方接洽中,暂无明确事项发生及进展。

在实控人变更迟迟未能实现之际,长城动漫近期仍呈现新增诉讼、银行账户冻结、高管辞职等消息。在4月30日披露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的同时,长城动漫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提出辞职,更引起市场遐想。

在此次处罚落地后,长城动漫能否绝地翻盘?被悬红追债的赵氏父子何时现身?大量疑团等待解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