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天目药业数次被查两度受罚 新一轮投资者索赔登记开启

发布时间:2020-04-22 09:23    来源媒体:证券时报

A股上演“火线三兄弟”。2020年4月21日盘后,天目药业(600671)(600671)发布公告,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此前的2019年11月、2020年4月,长城动漫、长城影视已先后公告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意味着,短短半年间,A股长城系赖以鼎立的三足已全部遭遇监管调查。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向记者确认,天目药业新一轮投资者索赔登记已经开启。

长城系3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长城集团的赵锐勇,而天目药业前身为杭州天目山药厂,是杭州市第一家上市公司,生产的铁皮石斛被认定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薄荷脑、河车大造胶囊、珍珠明目滴眼液等产品也曾畅销市场。这样一家老资格的知名药企,上市后却被市场质疑逐渐沦为资本大佬的逐利砝码,近十多年来多次重组也没修得正果,反而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大股东持股轮候冻结等缠身,交易所、证监会处分监管如影随形。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天目药业公告,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对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持有的公司25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以设有保留价的增价方式进行拍卖。本次被拍卖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53%,占长城集团持有公司股份的82.83%。此次司法拍卖如最终部分或全部成交,将可能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发生变更。

长期为全国投资者在证券索赔领域提供法律服务的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指出,倘若坐实实控人假手关联方输送利益掏空上市公司,那么天目药业重大遗漏隐瞒实情回避信披责任的问题将暴露。

2019年11月4日,浙江证监局出具了《关于对杭州天目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经查,天目药业在2017-2019年之间,为关联方长城影视违规担保1亿元,且通过旗下子公司为长城集团借款2460万元,均未通过公司董事会审议及公开披露,导致公司2017年三季报、2017年年报、2018年季报、2018年半年报、2018年报、2019年季报和2019年半年报等存在遗漏。天目药业今年4月10日公告,公司前期披露了公司控股股东涉及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460万元及公司为关联方长城影视违规担保涉及的1430万元诉讼事项,截止目前,长城集团及长城影视尚未解决上述事项。

吴立骏分析说,2006年以来,天目药业与监管部门之间的“猫鼠游戏”一直就没停止。梳理监管信息发现,十多年间,天目药业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多次,数度收到处罚决定。例如,2009年2月,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公司处以40万元的罚款,对章鹏飞、郑智强给予警告,并分处30万元、3万元罚款。

就在被查的前一天,天目药业公告,受疫情影响审计人员无法如期进场正常开展审计工作,公司无法按计划在2020年4月30日披露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将延期至2020年6月披露。

吴立骏律师提示,鉴于天目药业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且如果年报延期导致未履行法定义务在4月底前披露,将有可能承担法律责任。在2020年4月21日收盘时持有天目药业的投资者,可登录众维515网上提交申请参加,一旦天目药业被证监会出具行政处罚决定,即可依证券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对其发起证券虚假陈述索赔诉讼。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须支付任何费用。

吴立骏介绍,2019年4月,天目药业曾披露,公司涉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多起,经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天目药业向原告投资者股民支付赔偿款,赔付比例约为原告主张索赔金额的81%-90%,原告收款后向杭州中院申请撤诉。

二级市场上,天目药业股价近52周最高21.05元,最低10.47元。4月21日收盘报12.45元,较2019年4月近28元的高点跌去55%,总市值15.16亿元,二级市场持股者输多赢少。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股东总数19509户。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